手机版 - 我要投稿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365体育注册 > 正文

“保护江豚是要做一辈子的事情”

编辑:信 时间:2019-08-11

“保护江豚是要做一辈子的事情”

——江豚协会会长与北京科技大学学生一席谈

湖南日报·新湖南客户端见习记者 张璇

盛夏的上午,微风绕肩,阳光明媚。7月25日10时,湖南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会议室内,协会会长徐亚平与12名来此参加暑期环保实践的北京科技大学学子,开展对话与交流。

“你们细皮嫩肉而来,可能会变成‘黑人’,而这是我们志愿者的常态。”在轻松的气氛中,徐亚平与学子们讲述了护豚志愿者守护江豚、守护洞庭湖湿地的故事。

讲座伊始,徐亚平让大家介绍起自己和所在的家乡。北京、长沙、益阳、呼和浩特、临汾、保定、信阳……大家从五湖四海而来,汇聚成一股保护生态环境的新生力量。

“我是北京人,我想来岳阳的原因是觉得江豚的存亡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,所以加入了环保社团,希望来到这里可以看见活蹦乱跳的可爱江豚。”学生孙青第一个发言。

“嗯。你们一定从各种渠道了解到江豚这种动物,知道它的数量现在仅剩下1000多头。但你们与长江相隔甚远,怎么力所能及地保护它呢?”徐亚平“考”起学生来,“你们可以从身边着眼,发现、思考并解剖身边的环境小问题。”

“北京是一座有着3000多年历史的古都,西部是太行山脉余脉的西山,北部是燕山山脉的军都山;自西向东,北京有五大水系:拒马河、永定河、北运河、潮白河、蓟运河,向东南蜿蜒流经平原地区,最后都汇入渤海。所以,北京青年要进一步增强江河与海洋保护意识,并开展环保志愿行动。”徐亚平对北京学子说。

面对山西临汾孩子,徐亚平吟诵起了元好问的《雁丘词》——

问世间,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?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。欢乐趣,离别苦,就中更有痴儿女……天也妒,未信与,莺儿燕子俱黄土。千秋万古,为留待骚人,狂歌痛饮,来访雁丘处。

他讲述了雁丘和关于大雁的凄美故事,呼吁大家一起关注汾河与大雁。

何谓汾?“汾者,大也。”他自问自答,“汾河,是黄河第二大支流,汾河因此而得名。汾河流经山西忻州、太原、吕梁、晋中、临汾、运城,全长数百公里,最后汇入黄河。汾河在山西的政治、历史、文化、经济地位举足重轻。她是山西人民的母亲河。所以,临汾学子要保护江豚,先保护汾河。”

对于信阳学子,他提示道:“信阳为三省通衢,是长江、淮河两大流域的分水岭,是江淮河汉间的战略要地。为山水茶都,素有‘江南北国、北国江南’美誉。楚文化与中原文化在这里交融,形成了信阳独特的人文环境。所以,值得特别关注和参与当地山川保护!”

从凄美雁丘故事的山西,到“秭归有女王昭君,蛾眉远嫁单于庭”的呼和浩特,到老工业城市转型发展的株洲、去年因矮围事件震动全国的沅江,徐亚平坦言:“大家要从自己熟悉的家乡开始,了解本土地理、历史、人文等,才能有动力、有情怀、有方向、有定力地做环保事业,这都是在直接或间接地对江豚实施有效的保护。”

“保护江豚对渔民有什么影响?”“为什么要禁渔?禁了渔,江豚就安全了吗?”“据说长江要有十年禁渔期,渔民要如何生存?”结合在洞庭湖旁的实践所得,围绕禁渔和渔民生存问题,学子们开始向徐亚平接连提问。

“洪湖水呀浪呀嘛浪打浪啊,洪湖岸边是呀嘛是家乡啊,清早船儿去呀去撒网,晚上回来鱼满舱。”徐亚平哼起了一首民歌,他回忆起小时候洞庭湖里水丰鱼美的情景时说,现在,野生鱼类年产量已下降至6万吨左右,品种减少到只有常见的20多种,鱼类资源已岌岌可危,禁渔行动势在必行。

相关文章:

网站地图 | 热门标签

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,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,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!谢谢您的合作!

Copyright © 2017 365体育投注□已认证□□ All Rights Reserved.

Top